一站式的  智慧消防  解決方案

建立城市火災管理新模式

咨詢(xún)熱線(xiàn):18681660599

高層住宅發(fā)生火災怎么辦?

2022-06-14 11:03:10 來(lái)源:消防資源網(wǎng)

信息摘要:

高層住宅發(fā)生火災怎么辦?是疏散逃生還是固守待援避難?怎么疏散逃生?怎么避難?這是每個(gè)高層住宅居民密切關(guān)心的問(wèn)題。

高層住宅發(fā)生火災怎么辦?
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高層住宅即使在我國的大城市里也是鳳毛麟角。
改革開(kāi)放后,隨著(zhù)經(jīng)濟的迅速發(fā)展,高層住宅在大小城市雨后春筍般地拔地而起,我國高層住宅的數量在世界各國中遙遙領(lǐng)先。
與多層住宅相比,高層住宅結構復雜、人員密集,一旦發(fā)生火災,火勢蔓延快、撲救難度大、疏散困難,容易導致居民傷亡。
近十年我國高層建筑發(fā)生火災3萬(wàn)多起,且呈逐年上升趨勢。據應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數據顯示:2021年共接報高層建筑火災4057起,火災造成168人死亡。其中,高層住宅火災3438起、死亡155人,分占高層建筑火災的84.7%和92.3%。

高層住宅發(fā)生火災怎么辦?是疏散逃生還是固守待援避難?怎么疏散逃生?怎么避難?這是每個(gè)高層住宅居民密切關(guān)心的問(wèn)題。
對居民來(lái)說(shuō),高層住宅的火災按起火場(chǎng)所不同可以分為三類(lèi),即自己家里、樓內鄰居家和公共部位、外墻保溫材料起火導致的火災。

自己家里發(fā)生火災
自己家里著(zhù)火,如果居民發(fā)現及時(shí),火災處于初起階段,就用滅火器等進(jìn)行撲救。在青壯年人撲救時(shí),讓老人和孩子先撤出戶(hù)門(mén)。
如果火災已過(guò)了初起階段,或初起火災撲救失敗,滅火者應立即逃出戶(hù)門(mén),在確認全家人都出戶(hù)門(mén)后,把戶(hù)門(mén)關(guān)上,防止火災向樓道蔓延。
判斷火災是否處于初起階段的標志是看火焰是否竄到天花板。
火勢較大時(shí),退避到家里的衛生間或火勢未蔓延到的臥室,在那里固守,向消防隊求救是錯誤的選擇。因為這樣做,在消防隊趕到救援前,居民的生命受到危害的概率顯然大于逃出戶(hù)門(mén)。
一般來(lái)說(shuō),消防隊趕到現場(chǎng),再破拆戶(hù)門(mén)所花的時(shí)間大于火焰突破并非防火門(mén)的衛生間或臥室的門(mén)。相比之下,全家人一旦逃出戶(hù)門(mén),并且關(guān)上戶(hù)門(mén),那么從這一刻起他們的生命安全就得到保障了。在全家人下樓時(shí)順便示警或大聲呼喊通知鄰居疏散逃生。

樓內鄰居家和公共部位發(fā)生火災
樓內鄰居家和公共部位發(fā)生火災,尤其是深夜、凌晨發(fā)生火災,對居民威脅比較大。
白天醒著(zhù)的人本身就是一個(gè)火災探測器,尚能及時(shí)發(fā)現火災。而熟睡的居民發(fā)現樓內其他人家里或公共空間著(zhù)火時(shí),火災往往已過(guò)了初起階段,煙氣也可能已經(jīng)不限于一戶(hù)之內了。
火災煙氣比空氣輕,在樓內向上以每秒鐘約3~5米的速度蔓延,煙囪效應時(shí)會(huì )更快呈現。在樓道內水平蔓延的速度約為每秒鐘0.3~0.5米。煙氣在樓道里先沿天花板蔓延,然后逐漸往下擴散。
火災煙氣溫度高、缺氧,而且有一氧化碳等毒性氣體,吸入這種氣體非常危險。在高層住宅火災中,大多數人員死傷是煙氣,而不是火焰造成的。

這些地方發(fā)生火災時(shí),居民如果采取錯誤的行動(dòng),就可能危及生命安全。
居民務(wù)必要保持冷靜,先對起火地點(diǎn)和煙氣蔓延的情況做出判斷,再做適當的選擇,不能魯莽行動(dòng)。
比如,居民可以先摸戶(hù)門(mén)把手,觀(guān)察門(mén)下的縫隙。如果門(mén)把發(fā)熱,縫隙有煙氣滲入,那表明樓道已被煙氣封鎖,居民可以用毛巾或衣物堵住門(mén)縫,在家里固守,打電話(huà)向消防隊報警。
如果沒(méi)有上述情況,應先打開(kāi)一條門(mén)縫,確認樓道里煙氣蔓延的情況。
54米以上的高層住宅在公共部位設置火災自動(dòng)報警系統,居民還可以根據報警聲判斷起火樓層。
如果居民確認煙氣來(lái)自自家本樓層或上面樓層,可根據煙氣層不同的高度做以下相應的選擇。

·發(fā)現樓道里煙氣層離頭頂還有不小的距離,居民可以疾走下樓疏散;
·如果煙氣層距頭頂一尺左右,就要彎腰疾走;如果煙氣擴散到胸部,就要匍匐行進(jìn)下樓;
·如果擴散到腰部以下,就要退回家里,關(guān)上戶(hù)門(mén)固守避難,報火警求救。

這里用的詞是“疏散”,而不是“逃生”,或“跑”,是因為“逃生”,或“跑”一般用于一個(gè)或幾個(gè)人撤離。人少時(shí),奔、跑都可以。
當居民需要群體撤離時(shí),必須井然有序地疏散。無(wú)論樓道里還是下樓梯,行進(jìn)時(shí)要疾走。爭先恐后或奔跑,不僅影響撤離速度,而且容易導致踩踏事件。
疏散時(shí)不要披大棉被,這樣做有弊無(wú)利。穿越防火門(mén)時(shí)要隨手關(guān)好樓道口的防火門(mén)。下樓時(shí)不要乘電梯。
如果確認煙氣來(lái)自自家以下樓層,居民不要輕易選擇疏散逃生。
因為火災煙氣產(chǎn)生、蔓延得太快,就在居民一層層下樓的過(guò)程中,樓下的環(huán)境已經(jīng)對人的生命構成很大的威脅,再返回已為時(shí)過(guò)晚。
向上疏散一般只適合住在頂層和頂層下面一、二層的居民,并且必須事先確保通往屋面的門(mén)沒(méi)有被鎖上。

外墻保溫材料發(fā)生火災
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lái),國內外許多高層住宅加裝了可燃材料的外墻保溫層。

在我國,直到2014版的《建筑設計防火規范》對建筑的外墻保溫材料提出嚴格的燃燒性能要求,并于2015年實(shí)施后,新建的高層住宅的外墻在防火上才比較安全。
外墻保溫層采用可燃材料的后果是可能引發(fā)全樓大火。
2010年11月15日上海膠州路教師公寓和2016年6月14日倫敦格倫費爾大樓火災都是因為外墻保溫層起火造成的,分別導致58人和80人死亡。
這類(lèi)火災給人們留下的經(jīng)驗是,發(fā)生外墻保溫層火災時(shí),樓內的居民要盡快通過(guò)疏散樓梯疏散,因為發(fā)生這類(lèi)火災時(shí),起初樓道和樓梯間里還沒(méi)有煙氣蔓延,是安全的。
一段時(shí)間后,大樓外部可能通樓起火,消防隊難以在短時(shí)間展開(kāi)滅火救人,尤其難以從建筑物外施救?;饎葸€會(huì )通過(guò)窗戶(hù)侵入大樓內。這時(shí)再疏散逃生,危險性就大了。
2010年上海膠州路“11·15”高層住宅火災時(shí)就有這樣的教訓。

2010年上海膠州路“11·15”高層住宅火災現場(chǎng)

一名住在那里的高三女學(xué)生發(fā)現大樓里起火,就用手機打電話(huà)給她的父親,問(wèn)他怎么辦。
父親讓她躲到家里的衛生間。她在衛生間與父親保持聯(lián)系,白白錯過(guò)下樓疏散逃生的大好時(shí)機。一個(gè)小時(shí)后,父親再也聯(lián)系不上她了。
2015年后我國建成的高層住宅外墻保溫層在防火上比較安全了。
但問(wèn)題是,在此之前建造的高層住宅,凡是加裝了外墻保溫層的,一般都采用了可燃材料,留下了先天的火災隱患。
這樣的住宅全國各地都有,而且數量不在少數。
因此,住在這種高層住宅的居民必須意識到,自家住宅的火災隱患比其他高層住宅的居民大,在防火上應該更費心。
是不是發(fā)生高層住宅火災時(shí),居民只要按以上的方法疏散逃生或固守避難,就一定安全了?顯然不是。
發(fā)生火災時(shí)采用何種方式求生,是人們被火災逼到生死最后防線(xiàn)時(shí)的選擇。
選擇正確,僅意味著(zhù)不受傷害的可能性更大。
那么,有沒(méi)有更安全的方法?有!那就是建好火災之前的消防安全的各道防線(xiàn)。

第一道防線(xiàn),也是最有效的防線(xiàn),是做好防火工作,盡可能避免火災發(fā)生。
每戶(hù)居民首先要做好自己家里的防火工作,重點(diǎn)是廚房、用電、吸煙和預防兒童玩火等等,以及不在家里給電動(dòng)自行車(chē)(包括單個(gè)電瓶)充電。
有些事情養成習慣就好了,比如家里煮完食物要把鍋具從灶上拿走,就不會(huì )忘了關(guān)燃氣閥。
還有,不少家庭還在使用幾十年前布的電氣線(xiàn)路,這很不安全。因為當年的電氣線(xiàn)路已經(jīng)遠遠不能適應家庭用電量的需要了。
公共部位防火防火的關(guān)鍵是不要在門(mén)廳、樓道、配電間等地方堆放雜物尤其是可燃物,不停放電動(dòng)自行車(chē)等。
以上兩方面各地的消防部門(mén)宣傳得很多,就不展開(kāi)說(shuō)了。
對于2015年前建成,外墻加裝了可燃材料保溫層的高層住宅居民,首先要知情,認識到其帶來(lái)的火災隱患,并做好相應的防火工作。
這些工作包括:要采取措施禁止居民和他人在住宅附近燃放煙花爆竹,不在外露陽(yáng)臺堆放雜物,不往窗外亂扔煙頭,不加裝可燃的雨棚等,以防引燃外墻可燃的保溫材料。
居民也要經(jīng)常注意住宅樓外墻保溫層的外層有無(wú)破損。如果破損了,其中可燃材料被引燃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不要認為這只是有關(guān)部門(mén)的事。萬(wàn)一引發(fā)火災,人家只是有責任,但對全樓居民來(lái)說(shuō),那可是生死攸關(guān)的事了。

第二道防線(xiàn)是,盡早發(fā)現火災,進(jìn)行初起火災撲救。
做好防火能預防大多數火災的發(fā)生。但是家里畢竟到處要用電,廚房里要用火,部分高層住宅的外墻的保溫層已經(jīng)采用了可燃材料,對火災做不到本質(zhì)安全。
因此必須構筑第二道防線(xiàn),即及早發(fā)現火災,在其處于初起階段將其撲滅,或及早疏散。
在這方面,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家里安裝獨立式感煙火災探測器和燃氣報警器,它能實(shí)時(shí)監控報警,幫助居民在火災發(fā)生的初起就及時(shí)發(fā)現。
獨立式感煙火災探測器

現在大多數高層住宅的樓道里都配備了2公斤的手提式干粉滅火器。對付初起火災的必要措施,就是用滅火器撲救。
只要受過(guò)滅火器使用培訓,滅火器又處于完好狀態(tài),那么撲救成功是大概率的。大多數火災能在初起階段被撲滅。
如果樓道里沒(méi)配備滅火器,居民可以自己購買(mǎi),在家里配備。

滅火器
即使樓道里配備了,家庭也可以配備。
樓道里一般配備干粉滅火器,家里可以買(mǎi)水基型滅火器,使用后者能減少污染。而且多一個(gè)滅火器,就多一點(diǎn)安全。
除了滅火器,家里還可以配備滅火毯等。滅火毯的優(yōu)點(diǎn)是使用簡(jiǎn)便,放上8年、10年不會(huì )壞。但它只能用來(lái)滅1平米的火。
家里配一根帶噴頭的軟管,居民發(fā)現火災時(shí)把它接在水龍頭上滅火也是一種方法。當然,這樣配備的居民應該清楚水適宜滅哪些火,電火、油鍋起火是不能用水滅的。
即使初起火災撲救失敗,居民也能及早逃生。

第三道防線(xiàn)是,事先做好準備工作,確保疏散逃生安全。
初起火災撲救有失敗的可能。也有些火災,被發(fā)現時(shí)已過(guò)了初起階段,還有外部因素造成的外墻保溫層起火,難以開(kāi)展初起火災撲救。
在這種情況下,就要疏散,有時(shí)候需要全樓居民疏散。為了使疏散安全,有不少工作必須事先做好,往往還需要全樓居民共同做好。以下幾條是非常重要的:
·住宅樓的常閉防火門(mén)要保持常閉狀態(tài)。否則發(fā)生火災時(shí),疏散走道就成了火災煙氣蔓延的通道了。
·居民都要參加火災疏散逃生演練,以確保發(fā)生火災成百上千人疏散時(shí)井然有序,不發(fā)生踩踏事件。
不參加演練,就像演員不排練就上臺演出,難以確保演出時(shí)有上好的發(fā)揮。
居民不能以單位里參加過(guò)了為由,不參加居民小區里的演練,因為單位里的演練與住宅里的演練有很大的不同。

有一個(gè)例子能說(shuō)明疏散逃生演練有多重要。
2008年汶川發(fā)生里氏8級大地震,造成了將近7萬(wàn)人遇難,近40萬(wàn)人受傷,17,000人失蹤。
但距離汶川并不算太遠的桑棗中學(xué)卻締造了一個(gè)生命奇跡—全校師生2300多人,僅1分36秒,就神速而有序的從教學(xué)樓撤離,師生無(wú)一傷亡。
其原因是,該校校長(cháng)葉志平先生上任后除了努力申請到資金,改造學(xué)校危樓外,定期組織師生進(jìn)行疏散演練,災難來(lái)臨時(shí),全校師生才能全身而退。

第四道防線(xiàn)是,為消防隊滅火救援提供便利。
這方面的工作包括:在小區里不占用消防車(chē)道、在住宅樓前確保舉高消防車(chē)展開(kāi)工作的空間、不安裝影響消防隊從建筑物外救援的防盜窗和確保室內消火栓等建筑消防設施完好等等。

消防通道

在確需安裝防盜窗的情況下,一定要預留逃生出口。
另外,小區居民在報火警后要派人到路口接消防車(chē),引導消防人員到場(chǎng)處置,在消防車(chē)進(jìn)小區前排除消防車(chē)進(jìn)入小區的各種障礙。
為了生命安全,高層住宅的居民必須具備比其他住宅居民更強的火災憂(yōu)患意識,守住每一道防火安全的防線(xiàn),清楚在一旦發(fā)生火災時(shí)如何正確地應對。
在這方面有一個(gè)典型的成功例子。迪拜2011年建成的火炬大廈是一棟高度達337米的超高層住宅樓,是世界最高居民樓之一,樓中住有數千名居民。
2015年迪拜火炬大廈火情

該大樓由于采用英國的標準,加裝了有可燃材料的外墻保溫層,在2015年2月21日和2017年8月4日分別發(fā)生外墻保溫層大火。
所幸的是,樓內居民、大樓管理方和當地消防部門(mén)都有強烈的憂(yōu)患意識,做好各方面的防火工作,在兩次火災中安全疏散全樓居民,無(wú)一人傷亡。
兩次成功疏散的背后,是全體居民都認真學(xué)習消防知識和技能,定期參加火災疏散逃生演練,有關(guān)方面對建筑消防設施的精心維護以及消防部門(mén)的耐心指導。
他們平時(shí)在防火上做出的努力值得我們學(xué)習,在萬(wàn)一發(fā)生大火時(shí),最大限度地避免人員傷亡,最好無(wú)人傷亡,也是我們追求的目標。
要達到這個(gè)目標,需要多方面的共同努力,尤其是樓內居民的努力,持之以恒地做好防火安全工作。
這些事也許挺麻煩,也許永遠用不上,最好永遠用不上,但一旦趕上了,帶來(lái)的可能是生與死的差別。


文|范強強 石少杰
圖|來(lái)自百度圖片
范強強,中國消防協(xié)會(huì )理事、中國消防協(xié)會(huì )專(zhuān)家委員會(huì )專(zhuān)家、原中國消防協(xié)會(huì )科學(xué)普及教育工作委員會(huì )主任、原公安部上海消防研究所信息研究室主任。曾在《文匯報》、《人民公安報》、《中國消防》、《消防科學(xué)與技術(shù)》等報刊發(fā)表論文、譯文200余篇,并擔任《英漢漢英消防詞典》、《英漢消防詞典》、《國外典型火災滅火戰例選編》主編,《財產(chǎn)保險和火災風(fēng)險管理》副主編,《滅火手冊》、《防火手冊》編審,美國《消防手冊》中文版編審,《阻燃劑化學(xué)及其應用》等5本專(zhuān)著(zhù)的作者。